• <rt id="tjxff"></rt>

    1.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聚焦

      【科技日報】賁德:心系雷達事業,鑄就“戰鷹銳眼”
      來源:新聞中心
      發布時間:2021年03月09日 編輯:王雪姣

        從“中華神盾”馳騁大洋,到先進戰機超遠程打擊,再到防空反導屢獲成功……負責探測預警、引導打擊的雷達是重要核心。

        在今年1月公布的2020年度江蘇省科學技術獎名單中,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電子科技集團公司第十四研究所雷達專家賁德榮獲省科學技術突出貢獻獎。

        近六十年來,賁德院士長期致力于雷達系統的研究、設計、開發工作,在近乎空白的科研基礎上做出開創性貢獻,在被“卡脖子”關鍵領域取得重大突破,為我國的空中“戰鷹”擦亮了眼睛,年至耄耋依然心系祖國的國防事業,用實際行動譜寫出一曲科研報國的壯歌。

        

        光著腳在奔跑中求學

        賁德的求學之路是漫長而艱苦的,但書中無窮無盡的寶藏和父母含辛茹苦的培養讓他早早學會了苦中作樂,從此堅定信念更加勤奮地念書。

        1938年4月,賁德出生于吉林省九臺縣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當時中國東北三省還處于日本侵略者的黑暗統治之下。但幸運的是,當他開始上小學的時候,家鄉已經得到解放。賁德小學畢業后就被保送到縣城唯一的一所初中學校,即當時的九臺縣級中學,盡管學費可以減免,但住校的7.5元伙食費,還是難住了這個農村家庭。

        “父親當年就對我說,能不能念就看你自己,他的意思就是,你如果能吃苦,不住校,你就可以繼續上學。”于是,不怕吃苦的賁德開始了每天往返40里,披星戴月、風雨無阻在“奔跑中求學”的日子。

        “那時候天不亮,我就離開家往學校跑,到了學校就上課,放學后就趕緊往家跑,等到家的時候,天都黑了。當年哪有錢去買鞋啊?我就穿著我母親做的布鞋來回跑,沒幾天時間,鞋上就磨出一個洞。后來我舍不得穿鞋走路,出門不遠,我就把鞋脫下來,光著腳往學校跑,快到學校了再把鞋再穿上。當時我就想,只要有機會念書,再苦再累好像也不怕!”

        在“奔跑中求學”的賁德,仿佛是新中國成立之初那代中國人“奮發圖強”的縮影。1954年,賁德考上吉林市第二高中,那是高中的大考、小考滿分均是5分,賁德幾乎所有課程都拿到了5分。1957年,賁德順利考上著名的“哈工大”。他當年的人生目標是:“學得文武藝,服務新中國”!在“哈工大”學習期間,賁德一門心思汲取知識、儲備能量。

        讓中國用上自己的“爭氣雷達”

        1962年,在哈工大學習了5年后,他被分配到了“14所”,這就是現在的中國電科第十四研究所。這里是新中國雷達工業的發源地和領軍者。

        “拼命三郎”賁德抱著為國科研、萬死不辭的決心,進入的是中國近乎空白的領域,瞄準的卻是世界最先進的水平,用實際行動詮釋著中國雷達人能鉆研、肯奉獻、挑得起重擔的精神品質。

        “我參加工作以后,主要承擔兩項任務,一個是研制相控陣雷達,一個就是研究脈沖多普勒雷達。這兩項技術,應該說在雷達領域里邊最重要,而且是最實用的技術,支撐著我們國家目前所有的雷達技術。”賁德告訴記者。

        1964年,賁德來到北方某大山深處開始參與研制當時世界最先進的雷達——相控陣雷達的艱巨任務。

        那時我國在相控陣雷達領域的研究還是一片空白,想學習必須看英文資料,英語基礎幾乎為零的賁德不得不爭分奪秒地記憶單詞和語法,連吃飯排隊、去衛生間的時間都不浪費。短短兩個月,他就攻克了語言關。

        在極為簡陋的條件下,賁德和其他科研人員從原理研究到關鍵技術攻關再到設計方案、加工生產,日夜兼程向著目標發起了沖鋒,最終研制出這部能探測到幾千公里以外的空中目標的“深山巨無霸”,大大增強了我國的國防力量。

        相控陣雷達研制成功后,功成名就的賁德本可以在熟悉的相控陣領域深耕細作。但是,很快他就接到一項新的科研攻關任務:研制戰斗機雷達。

        懷揣著報國之心的賁德,毅然從研制仰面朝天的地面“大家伙”轉向研究塞進戰斗機鼻子里的“小精尖”,立志研制出一部“爭氣雷達”。

        當時,我國飛機上的雷達只能往上看,看不到低空飛行目標。因為雷達下視的時候,小小的目標的信號會淹沒在強烈的地面雜波信號中。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依靠世界領先的脈沖多普勒技術。但是,這項技術早就被西方國家“卡住脖子”。

        那之后的10年里,賁德沒有星期天、節假日,大年初一都在工作。十年后,該型雷達鑒定會通過當天,賁德住進了醫院,體重下降15斤,心肌炎、心臟早搏等接踵而至。

        在一年多的試飛期,賁德就曾兩次遇險。發動機停轉、起落架失靈,都沒有把這個文弱書生嚇走:“任務逼人!只要能做出雷達,獻出什么都行!”經過多年努力,該雷達通過了國家鑒定,然而第二天賁德就因心肌炎住進了醫院,一住就是兩個月。直到5年后,病情才基本治愈。

        “這次把機載雷達做成功了,我的心情比考上哈工大,還要高興!”但是賁德毫不在意,因為祖國母親被解開枷鎖的喜悅,已經遠遠超過自己身體上的痛苦。

        “別人不賣給我們,現在靠自己力量把它搞出來了。你們搞了一部‘爭氣雷達’!”時任國家領導人知道這個事做成了,就打電話來祝賀,“爭氣”這個詞,是對賁德報效祖國的最高評價。

        

        普及科學知識從孩子抓起

        進入新世紀,中國的雷達事業已經從跟跑、并跑向領跑前進。

        現在,賁德和他的團隊正瞄準性能更先進的第三部雷達奮力攻關,他們的最大愿望就是讓祖國母親的眼睛能夠看得更高、更遠、更清晰。

        即便到了耄耋之年,賁德的目光依然敏銳地捕捉著科技發展的新動向,最近還在研究琢磨云計算、大數據,自己去看書、搜集資料。“不學怎么行,新東西不斷出現,你不學就沒有發言權。”賁德說。

        賁德不僅自己努力學習新知識,還在積極引導下一代投身科技創新事業。眼下,他還帶著多名研究生,博士就有十幾個。“有句話說,長江后浪推前浪。我想,現在的年輕人眼界很開闊。如果要想有更大作為,重要的是,他們要有吃苦精神,再一個,不要好高騖遠,同時還要保持艱苦樸素的作風。”

        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在 “科技三會”上指出,科技創新、科學普及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要把科學普及放在與科技創新同等重要的位置。

        年逾80的賁德院士,在潛心科學研究的同時,也積極投身于科學普及公益事業,繼續發揮自己的余熱,照亮年輕一代的前行之路。

        這些年,他跑遍了江蘇省的各個地方,給不同年齡階段的孩子們普及科學知識,提升科學意識。

        “記得我去揚州市江都縣小學作過一次報告,同學們后來反饋說,他們原來都是想當明星,現在他們改變想法了,都想當科學家。從這個事情上,我想,普及科學知識,要從孩子抓起,一定要讓他們學科學、愛科學、用科學!”賁德說道。

        人物檔案:

        賁德,我國大型相控陣雷達的開拓者和機載脈沖多普勒雷達的奠基人,1938年4月出生于吉林省九臺縣, 1962年畢業于哈爾濱工業大學,分配到十四所從事國家預警探測領域雷達裝備技術與系統研究。研究成果應用于我國現役的地基骨干相控陣雷達、機載火控雷達和機載預警雷達等裝備,為構筑國家預警探測網奠定了堅實基礎,推動了我國雷達技術從“跟跑”到“并跑”的跨越。200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先后榮獲全國科學大會獎一次,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一次,省部級科技進步特等獎兩次、一等獎一次,以及國防科技重大貢獻光華基金特等獎。

      打印 關閉
      分享到:
      色三级床上片完整版大全 - 视频 - 在线播放 - 影视资讯 - 午夜看